当前位置: 英皇国际娱乐 > 期货交易 > 正文

证劵市场专家谈外资金融机构在中国:前景可期

时间:2019-01-23 13:53来源:期货交易
今年4月,央行行长易纲在博鳌亚洲论坛中宣布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具体措施和时间表,随着这一变化的发生,中国市场也成为全球最具吸引力的市场。中国新一轮金融开放一经提出

  今年4月,央行行长易纲在博鳌亚洲论坛中宣布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具体措施和时间表,随着这一变化的发生,中国市场也成为全球最具吸引力的市场。中国新一轮金融开放一经提出便受到国际市场广泛关注,拥有全世

  今年4月,央行行长易纲在博鳌亚洲论坛中宣布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具体措施和时间表,随着这一变化的发生,中国市场也成为全球最具吸引力的市场。中国新一轮金融开放一经提出便受到国际市场广泛关注,拥有全世界最强大金融机构和金融市场的美国也不例外。开放金融市场对中美双方会有哪些积极影响?美国金融机构想要进入和扩展中国市场会面临哪些难点?记者李文玉日前采访了红石国际健康产业有限公司副总裁兼南京恒生制药有限公司董事长夏瑞平,从夏总那里得到了一些真知灼见。

  夏瑞平先生1996年起便开始从事证券金融工作,先后在港澳证券、西部证券、德隆集团、中联重科、济民可信集团、红石国际健康产业等国内知名企业从事证券及金融投资相关工作22年,先后成功主持并运作多个重大投资项目,对金融市场有极为专业而丰富的经验和理解。作为国内资深的证劵市场专家,他首先表示中国金融市场的开放是大势所趋,但开放并不意味着马上解除管制,一定是个渐进的过程。在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没有到位的情况下,资本项目可兑换不可能完全放开,在金融监管能力达不到要求的情况下,金融市场不可能完全开放。从根本上讲,中国政府对金融风险的高度敏感和关注决定了开放只能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但他同时表示,在中国金融市场不断开放的进程中,国外大型金融机构积极参与提早布局也是非常必要的,唯有如此,才能在未来的开放市场中拥有先机。尤其是美国,拥有全世界最强大的金融机构和金融市场,中国金融市场开放的过程中美国一定是重要的参与者,这对于中美双方意义都很重大,是互利共赢的事情。对于美国的金融机构而言,积极参与中国金融市场的开放将会获得巨大经济利益,因为中国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未来可能是全球最大的市场,提早布局和参与到这个市场一定会获得丰厚的回报。夏瑞平说。

  对于中国而言,美国参与进来也很重要。这是因为美国拥有先进的金融理念和技术,宝贵的金融监管经验,以及强大的资本实力,美国金融机构的积极参与,有利于中国金融市场的繁荣和发展,有利于中国金融监管部门快速提升监管能力,有利于中国金融市场的建设。总之,无论是美国还是欧美亦或是其他地区和国家的参与,都将为不断开放的中国金融市场带来新的东西,而中国金融市场的不断开放也将为中国经济注入新的活力,同时将为跨国金融机构提供巨大机遇,对世界经济的发展也会产生积极影响。夏瑞平分析道。

  虽然前景乐观,但并不代表可以一蹴而就。近年来,外资金融机构在国内发展遇阻。尤其外资银行,网点减少、抛售中资银行股权离场等成为不少外资银行的写照。对此夏瑞平先生表示,除了外资银行自身原因外,中国政府基于自身可以理解的原因对外资在政策上有所限制也是一方面原因。目前,外资金融机构在华开展业务,在持股比例、设立形式、股东资质、业务范围、牌照数量等方面均有限制,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外资银行发展。

  在这样的环境和内外因素制约下,美国金融机构想要进入和扩展中国市场会面临哪些难点呢?对此夏瑞平作了深入分析。他说,外资金融机构在中国发展遇阻既有政策方面的原因,也有自身经营方面的原因。比如信贷业务集中度高,一定程度上风险较大。忽视信贷管理,过分注重借款人背景及地方政府担保,资金集中投放于国内信托投资公司和其他金融性公司,导致贷款无法收回的例子比比皆是。一些外资银行的信贷业务还主要集中于担保、备用信用证及贷款承诺等表外科目,潜在风险也是较大的。因此在夏瑞平看来,外资金融机构也需针对实际积极调整业务以适应中国市场,如此方能将风险尽量释放。

  作为业内专家,夏瑞平对外资金融机构在华未来也持乐观态度,在此基础上也能提供一些思路和解决方法。他首先表示随着中国金融市场的不断开放,各种政策限制在逐步取消。比如,德国保险公司安联集团已获准在中国筹建全资的保险控股公司,另外,香港的集友银行也被批准在深圳设立子公司,这表明对外资金融机构持股比例的限制已经放开。另一方面,中国金融市场潜力巨大,特别是蓬勃发展的消费金融为金融机构提供了巨大机遇。阿里巴巴和腾讯在金融方面的卓越发展正是抓住了这一机遇。夏瑞平说。

  因此在夏瑞平看来,外资金融机构应该尽早进入中国,积极布局,谋求长远发展,同时也必须持续变革和创新,适应中国快速增长的市场需求。事实上,在消费金融领域中国已经走在了世界前列,目前在中国出门拿个手机就行,完全可以不带钱包,这在许多西方发达国家是不可想象的。夏瑞平称。

  具体到美国金融机构该怎样做呢?夏瑞平分析认为,美国金融机构要进入和拓展中国市场,面临的现实问题是其人民币业务辐射能力弱,覆盖范围小,区域集中,服务对象窄,其人民币来源渠道过于狭小和单一,难于确保业务的正常、安全地开展。因此,夏瑞平建议美国金融机构与中国本地银行开展合作。美国金融机构在中国的布局应该双管齐下,一方面设立全资的公司,比如花旗银行(中国)有限公司,作为在中国的总部全面负责开拓在华业务,另一方面,通过参股国内银行建立紧密型合作关系,使参股银行成为其拓展业务的重要渠道。

  在选择参股对象时,夏瑞平表示中国国有大银行可能并不是理想的目标,因为太大了,很难参与管理或施加影响,相反,一些小银行特别是地方性商业银行是比较好的目标,在持有该类银行一定比例的股权后,有可能参与到其运营管理中, 甚至有可能主导该行的管理和发展,使其成为跨国金融机构的重要触角和渠道。说到这里夏瑞平举了个例子:比如,英国渣打银行收购了渤海银行19.99%股权并获得了渤海银行的管理权,通过渣打银行(中国)有限公司与渤海银行的协同,渣打银行在中国的金融服务真正贴近了市场基层,相比其他浮在上面、局限在一个点上的外资金融机构,渣打银行的基础就扎实多了。夏瑞平先生说着,举起右手向前一挥,作出了一个肯定的手势(记者李文玉)。

编辑:期货交易 本文来源:证劵市场专家谈外资金融机构在中国:前景可期